胡适的遗憾:他对于儿子教育的失败,自己吞下苦果

首页

2018-10-29

胡适的遗憾:他对于儿子教育的失败,自己吞下苦果文:老张在路上胡适(1891年12月17日-1962年2月24日),原名嗣穈,学名洪骍,字希疆,笔名胡适,字适之。 著名思想家、文学家、哲学家。 徽州绩溪人,以倡导白话文、领导新文化运动闻名于世。 胡适一生的学术活动主要在文学、哲学、史学、考据学、教育学、红学几个方面,主要著作有《中国哲学史大纲》(上)、《尝试集》、《白话文学史》(上)和《胡适文存》(四集)等。

他在学术上影响最大的是提倡大胆的假设、小心的求证的治学方法。 胡适跌宕起伏的一生,为家事忙,为情事忙,也为国事忙。 作为性情中人,胡适宽大为怀;作为书生大使,胡适酷爱自由。

宽容与自由是胡适生命中的两大主旋律,贯穿终生,造就了一个多面的胡适。

而在后人看来,一代大师的胡适,在对儿子的教育中,却是失败的,留下了遗憾,最其码不能说是成功的,并因此吞下苦果。

胡适与结发妻子江冬秀的婚姻是其母亲冯顺弟一手包办的。

在胡适12岁时,随同父异母哥哥到上海读书。 临行前他的母亲为他订了婚。 未婚妻是旌德县的望族江家的小脚千金江冬秀。

胡适对这门婚事不感兴趣,可是他对母亲非常孝敬,就默认了。 1917年秋天,胡适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的哲学博士后,应聘为北京大学教授。

同年12月,胡适尊奉母命,在老家与比他大一岁的江冬秀举行新式婚礼。 1923年7月胡适向江冬秀提出离婚。

江冬秀以杀死两个儿子相威胁,胡适便不敢再提离婚之事。

胡适关于家庭教育的观点终身未变,晚年,他曾对秘书说过这样一番话:娶太太,一定要受过高等教育的;受了高等教育的太太,就是别的方面有缺点,但对子女一定会好好管理教养的。

母亲有耐心,孩子没有教不好的;孩子教不好,那是做母亲的没有耐心的关系。

这话听来,似乎是胡适把家庭教育孩子的重任全放在妻子身上了。

胡适1929年8月26日在写给年仅10岁就到苏州上学的大儿子胡祖望的信中,强调孩子要独立、合群、要用功。

胡适也许是觉得自己12岁多就到上海求学而有所成,故希望儿子们发扬光大自己的精神品格,但事实上胡适那时在上海过得比较纠结,陷入不爱学习与染上恶习的泥淖,靠他人的帮助与自制,特别是他二哥的监管,才得以终于确定目标,出洋留学。

胡祖望到苏州读书并不是出于父母周全的计划,而是胡适到苏州演讲时的临时起意。

祖望很好,这回游苏州,我吃了苦,他却很高兴。 廿五日他跟我丁大哥去上了一天课。 他很喜欢那学堂,先生们也喜欢他。 下学年似可把他送到苏州去学,你看如何?事实上要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并不一定要让孩子那么小离开父母,这一点陈鹤琴在《家庭教育》一书里,对培养独立能力与人格,均有比较清晰的理论与实例。 比如陈鹤琴认为培养孩子独立能力的做法有三原则:常带孩子上街观察、凡小孩子能做的事不替他做、让小孩子做难易均衡的事。

当然如果加上让小孩子参与家庭事务的会议,为家庭决策提供建议的话,那就能保证孩子能在逐步学习的过程中获得独立能力。

但这一切无不决定于你得花心思与精力在孩子身上,陪伴他共同成长。

无疑胡适江冬秀夫妇在这方面,像大多人一样欠缺较多。 胡适在1929年写给胡祖望的这封信,有一句话这样说:功课要考最优等,品行要列最优等,做人要最上等的人,这才是有志气的好孩子。 要做最上等人,这是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的现代版,一生追求民主平等自由的胡适教育孩子时如此说法,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 胡祖望对胡适江冬秀夫妇的考验还不算大,真正考验他们的是小儿子胡思杜。

胡思杜喜欢研读文史,希望读人文社会科学不像胡祖望喜欢理工科。

他想学政治引起了他妈妈的不满。 一听说胡思杜要学政治,江冬秀马上写信给胡适说思杜是如何的没有出息,居然要学政治,去做那狗官。

学政治就要做官,可见那时对政治学存在多大的误解与无知。 平时陪孩子没时间,舍不得花时间花精力,一旦孩子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,想读的专业,只要不符合父母的理想与要求,就去反对。

这大概是中国父母的普遍做法,连胡适夫妇也难免犯了这样的错误。

胡思杜到美留学后,多门功课不及格,学业很差,读历史而最终没有拿到毕业证。 胡祖望到美后慢慢走上了正轨,而胡思杜却依然像在国内一样难以进入学习状态。 1948年12月,胡适夫妇乘国民党抢运著名知识人的飞机抵达南京,胡思杜并没有同行。

胡思杜成长的年代,左倾思潮激荡,胡思杜深受影响。

但其父胡适是振臂一呼天下应者云集的自由主义思想大家,其价值观却无法影响自己孩子的选择,没有亲密的父子关系以及比较和美的家庭沟通,绝对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。

1950年9月22日胡思杜在组织启发下所写的《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》发表在香港《大公报》上,其中有些言词对胡适来说堪称侮辱,直接违背了中国传统的人伦关系,在海内外产生了很大的震动。

看到文章的胡适并没有公开反驳,除了一句小儿此文是奉命发表的的附批外,只是将胡思杜的文章剪贴在9月27号的日记上。

胡适不批驳儿子的说法,与其说是对胡思杜失望,是不是还有对自己处理家庭及子女关系能力的失望呢?多年后给唐德刚《胡适杂忆》写序的夏志清还直接将胡思杜发表此文,斥之为不成器!(本文图片为网络资料)上一篇:下一篇:相关搜索: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