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余年光影记忆——张太山的多彩摄影人生速写

首页

2018-10-28

下乡拍照的日子维持了近8年,其中的艰辛不为外人所知。

提起印象深刻的事,张太山说,有一回去给一个村民的亲戚拍照,那家人住在深山里,他和村民去的时候天气不好,遇上雷暴雨,徒步穿越森林时突然一道闪电劈过,张太山眼前山头上的大树直接劈成两半,他现在想起这一幕仍觉得惊心动魄,那真是用生命摄影。 开照相馆守住一份情怀改革开放后普及了彩照,1981年张太山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彩色卡片机,两人各出了150元。

那时的吉安没有冲印彩色相片的地方,张太山拍的底片要寄去广州彩拓部进行印像,等半个月到一个月后才能收到洗出来的彩照。

随着年龄增长,张太山没有精力再下乡奔波。 1998年,张太山用自己的积蓄和借亲戚的钱,在庐境园租了一间店面,开起了照相馆,两年后迁至北门街。

经营之初,生意十分红火,那时相机还没普及,到照相馆合影留念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件比较隆重的事情,许多邻里找张太山拍摄生活照、结婚照、全家福等等。

2004年左右,数码相机的普及对张太山的照相馆的生意产生了冲击。 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要求也随之提高,而张太山与时俱进,一直购买最好的相机,并且努力学习电脑技术。

刚开始接触电脑修图等技术时,因年纪较大,记忆力不行,面对复杂的修图工具,张太山熬夜背各种尺寸照片的数值并练习修图。 近几年,许多现代摄影工作室兴起,艺海照相馆的客源大大减少,仅能盈亏平衡,现如今,数码相机、手机等都可以轻松记录下生活中的瞬间,好多照相馆都倒闭了,主要还是多年的感情,我们坚持了下来,而且许多老主顾们还是习惯在我们照相馆拍证件照。

张太山告诉记者。

从北门街搬至城南的刘女士,每次照相都来艺海照相馆,她表示即使是打车都要到这儿拍照,因为张太山的技术过硬,为人开朗随和。

张太山告诉记者,学习摄影时,他结识了许多朋友。 笔者采访时,就有一位60岁影友来请教,张太山热情解答。 与曾经单纯的证件照相比,如今艺海照相馆转型追求最美证件照,以提升吸引力。

张太山坦言,艺海照相馆洗出来的照片比同行贵一些,因为是用最好的相纸,能够坚持很久不褪色。 当笔者问他照相馆是否坚持经营下去时,张太山说: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,我们店如果关了,许多老顾客回来找不到怎么办。

多年的老主顾他不想丢,也想继续见证吉安人的未来。